• 00:00 1.
    index 1
  • 03:14 2.
    四、人生態度:  1. 保家存身、身名俱泰為人生目標  2. 通脫狂放與持禮謹嚴並行五、個人意識的初步覺醒與文學的自覺:  1. 脫離政教束縛  2. 肯定人的情感與文學本身
  • 03:16 3.
    第九講 魏代文學
  • 03:17 4.
    四、人生態度:  1. 保家存身、身名俱泰為人生目標  2. 通脫狂放與持禮謹嚴並行五、個人意識的初步覺醒與文學的自覺:  1. 脫離政教束縛  2. 肯定人的情感與文學本身
  • 03:17 5.
  • 13:18 6.
    四、人生態度:  1. 保家存身、身名俱泰為人生目標  2. 通脫狂放與持禮謹嚴並行五、個人意識的初步覺醒與文學的自覺:  1. 脫離政教束縛  2. 肯定人的情感與文學本身
  • 19:02 7.
    第九講 魏代文學
  • 19:04 8.
    壹、建安風骨一、建安詩歌興盛原因及特色(一)、時間 1. 建安(196-219)為東漢末代皇帝獻帝年號,約24年。 2. 「建安文學」:通常指漢末及曹魏文學,通常由「黃巾之亂」算起,至魏明帝景初末年(239)為止,約50年左右。 3. 經常被歸為魏代文學。
  • 20:05 9.
    (二)、代表作家:三曹、七子、蔡琰 1. 三曹: 2. 七子: 3. 蔡琰(三)、文學特色 1. 「文學自覺」之時代:尚情好藻,「以情  緯文,以文披質」。 2. 文學形式多樣發展,詩歌、辭賦、雜文均  有佳篇,然以詩歌發展最輝煌。
  • 20:26 10.
    (二)、代表作家:三曹、七子、蔡琰 1. 三曹:曹操、曹丕、曹植 2. 七子: 3. 蔡琰(三)、文學特色 1. 「文學自覺」之時代:尚情好藻,「以情  緯文,以文披質」。 2. 文學形式多樣發展,詩歌、辭賦、雜文均  有佳篇,然以詩歌發展最輝煌。
  • 21:02 11.
    (二)、代表作家:三曹、七子、蔡琰 1. 三曹:曹操、曹丕、曹植 2. 七子:孔融、王粲、劉楨、徐幹、陳琳、     應瑒、阮瑀 3. 蔡琰(三)、文學特色 1. 「文學自覺」之時代:尚情好藻,「以情  緯文,以文披質」。 2. 文學形式多樣發展,詩歌、辭賦、雜文均  有佳篇,然以詩歌發展最輝煌。
  • 26:05 12.
    (四)、詩歌特色1. 詩體:樂府詩與五言詩齊頭並進,勇於嘗試其它新形式 1). 樂府詩:採樂府舊題作新辭,新辭內容多與原作無關,形式多較整齊,篇幅亦增長。 2). 五言詩:以五言詩為主要詩體,其創作多活潑生動,顯受樂府影響。 3). 新形式詩體:有六言詩之創作,七言詩之成立
  • 28:33 13.
    2. 題材:寫實詩與浪漫題材平分秋色     或反映漢末社會動亂,     或抒發個人建功立業渴望,     或記述遊宴,吟詠情性。 3. 風格:發揚顯露,麗句滋多,     顯露文士化特徵。     詩人個性、人格顯現,     形成各家詩歌之獨特風格。
  • 32:08 14.
    (五)、建安風骨「建安風骨」:建安詩歌時代總體風格。     初唐改革派力圖恢復的文學理想。2. 「風骨」原出於劉勰《文心雕龍.風骨》,  指文情生動感人,文辭剛健有力的風格。3. 鍾嶸《詩品.序》提出「建安風力」: 「永嘉時,貴黃老,稍尚虛談,於時篇什,理過其辭,淡乎寡味。爰及江表, 微波尚傳。孫綽、許詢、桓、庾諸公詩, 皆平典似道德論,建安風力盡矣!」
  • 38:02 15.
    4. 初唐.陳子昂〈修竹篇序〉: 「文章道弊,五百年矣。漢魏風骨,晉、宋莫傳。」5. 宋.嚴羽《滄浪詩話.詩評》: 「黃初(魏文年號)之後,惟阮籍〈詠懷〉之作,極為高古,有建安風骨。」
  • 39:19 16.
    6.「建安風骨」指建安詩歌整體表現:  剛健有力的審美趣味  作品內涵流露慷慨多氣的精神風貌。7.其慷慨多氣、悲哀蒼涼的抒情格調源於:  時代憂患動亂的深切感慨  人生如朝露的生命體會  意欲建功立業,以追求不朽的抱負和理想。8.曹氏父子、文人群體遊宴, 即席賦詩,各自逞才, 故重視辭藻,形成華美清麗的文風。
  • 42:18 17.
    Slide 13
  • 42:19 18.
    6.「建安風骨」指建安詩歌整體表現:  剛健有力的審美趣味  作品內涵流露慷慨多氣的精神風貌。7.其慷慨多氣、悲哀蒼涼的抒情格調源於:  時代憂患動亂的深切感慨  人生如朝露的生命體會  意欲建功立業,以追求不朽的抱負和理想。8.曹氏父子、文人群體遊宴, 即席賦詩,各自逞才, 故重視辭藻,形成華美清麗的文風。
  • 42:34 19.
    index 2
  • 43:09 20.
    曹丕〈燕歌行〉秋風蕭瑟天氣涼,草木搖落露為霜。群燕辭歸雁南翔,念君客遊多思腸。慊慊思歸戀故鄉,何為淹留寄他方?賤妾煢煢守空房,憂來思君不敢忘。不覺淚下沾衣裳。援琴鳴絃發清商,短歌微吟不能長。明月皎皎照我床,星漢西流夜未央。牽牛織女遙相望,爾獨何辜限河梁?
  • 43:52 21.
    比較:古詩十九首《明月何皎皎》  明月何皎皎,照我羅床緯。 憂愁不能寐,攬衣起徘徊。 客行雖云樂,不如早旋歸。 出戶獨彷徨,愁思當告誰! 引領還入房,淚下沾裳衣。
  • 43:58 22.
    曹丕〈燕歌行〉秋風蕭瑟天氣涼,草木搖落露為霜。群燕辭歸雁南翔,念君客遊多思腸。慊慊思歸戀故鄉,何為淹留寄他方?賤妾煢煢守空房,憂來思君不敢忘。不覺淚下沾衣裳。援琴鳴絃發清商,短歌微吟不能長。明月皎皎照我床,星漢西流夜未央。牽牛織女遙相望,爾獨何辜限河梁?
  • 44:04 23.
    比較:古詩十九首《明月何皎皎》  明月何皎皎,照我羅床緯。 憂愁不能寐,攬衣起徘徊。 客行雖云樂,不如早旋歸。 出戶獨彷徨,愁思當告誰! 引領還入房,淚下沾裳衣。
  • 44:05 24.
    二、曹操 (一)、生平:參課本。 (二)、詩歌特色存詩二十三首,全屬樂府,  四言居多,五言次之。2. 四言詩乃「於三百篇外自開奇響」。3. 風格:「古直」、「悲涼」、「沈雄俊爽,時露霸氣」。其詩沈雄蒼涼,直言暢論,不假雕琢,文辭卻能自然錯落有致,意境高壯。屬陽剛派詩人。4. 鍾嶸《詩品》列入下品,後人或以為不公,如王士禎即以為宜入上品。
  • 48:17 25.
    5. 〈短歌行〉 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?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。 慨當以慷,憂思難忘。何以解憂?唯有杜康。 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但為君故,沈吟至今。 呦呦鹿鳴,食野之苹。我有嘉賓,鼓瑟吹笙。 明明如月,何時可掇?憂從中來,不可斷絕。 越陌度阡,枉用相存。契闊談讌,心念舊恩。 月明星稀,烏鵲南飛,繞樹三匝,何枝可依? 山不厭高,海不厭深。周公吐哺,天下歸心。
  • 1:01:33 26.
    〈步出夏門行〉第四章〈龜雖壽〉
  • 1:06:32 27.
    三、曹丕 (一)、生平:參課本。 (二)、詩歌特色1. 樂府與古詩各半。氣勢弱於曹操,情韻過之,抒情寫景,均細緻婉約。2. 更具詩人多愁善感之天賦,雜詩類的作品風格接近古詩十九首,《詩品》列入中品。3. 〈燕歌行〉二首,代表七言詩之成立。
  • 1:09:54 28.
    4. 〈雜詩〉漫漫秋夜長,烈烈北風涼。展轉不能寐,披衣起彷徨。彷徨忽已久,白露沾我裳。俯視清水波,仰看明月光。天漢迴西流,三五正縱橫。草蟲鳴何悲,孤雁獨南翔。鬱鬱多悲思,綿綿思故鄉。願飛安得翼,欲濟河無梁。向風長嘆息,斷絕我中腸。
  • 1:09:56 29.
    比對古詩十九首〈明月何皎皎〉明月何皎皎,照我羅床幃。憂愁不能寐,攬衣起徘徊。客行雖云樂,不如早旋歸。出戶獨彷徨,愁思當告誰。引領還入房,淚下沾裳衣。
  • 1:09:58 30.
    4. 〈雜詩〉漫漫秋夜長,烈烈北風涼。展轉不能寐,披衣起彷徨。彷徨忽已久,白露沾我裳。俯視清水波,仰看明月光。天漢迴西流,三五正縱橫。草蟲鳴何悲,孤雁獨南翔。鬱鬱多悲思,綿綿思故鄉。願飛安得翼,欲濟河無梁。向風長嘆息,斷絕我中腸。
  • 1:18:45 31.
    比對古詩十九首〈明月何皎皎〉明月何皎皎,照我羅床幃。憂愁不能寐,攬衣起徘徊。客行雖云樂,不如早旋歸。出戶獨彷徨,愁思當告誰。引領還入房,淚下沾裳衣。
  • 1:19:42 32.
    4. 〈雜詩〉漫漫秋夜長,烈烈北風涼。展轉不能寐,披衣起彷徨。彷徨忽已久,白露沾我裳。俯視清水波,仰看明月光。天漢迴西流,三五正縱橫。草蟲鳴何悲,孤雁獨南翔。鬱鬱多悲思,綿綿思故鄉。願飛安得翼,欲濟河無梁。向風長嘆息,斷絕我中腸。
  • 1:19:47 33.
    比對古詩十九首〈明月何皎皎〉明月何皎皎,照我羅床幃。憂愁不能寐,攬衣起徘徊。客行雖云樂,不如早旋歸。出戶獨彷徨,愁思當告誰。引領還入房,淚下沾裳衣。
  • 1:20:58 34.
    (三)、其它作品1. 書信如〈與吳質書〉、〈與朝歌令吳質書〉,情感深切,充滿對生命無常的感歎,對過往美好回憶的懷念。2. 《典論.論文》開創中國文學批評之先聲。 1). 重視文學,以為乃「經國之大業,不朽之盛 事」。 2). 分文學為四科,認為文學應分體發展,對後世純文學日益抬頭有影響。「詩賦欲麗」即意味純文學應講究修辭。 原文:蓋奏議宜雅,書論宜理,銘誄尚實,詩賦欲麗。
  • 1:20:59 35.
    比對古詩十九首〈明月何皎皎〉明月何皎皎,照我羅床幃。憂愁不能寐,攬衣起徘徊。客行雖云樂,不如早旋歸。出戶獨彷徨,愁思當告誰。引領還入房,淚下沾裳衣。
  • 1:21:05 36.
    4. 〈雜詩〉漫漫秋夜長,烈烈北風涼。展轉不能寐,披衣起彷徨。彷徨忽已久,白露沾我裳。俯視清水波,仰看明月光。天漢迴西流,三五正縱橫。草蟲鳴何悲,孤雁獨南翔。鬱鬱多悲思,綿綿思故鄉。願飛安得翼,欲濟河無梁。向風長嘆息,斷絕我中腸。
  • 1:21:15 37.
    ** after 魏代文學.ppt
  • 1:24:12 38.
    古詩十九首〈明月何皎皎〉明月何皎皎,照我羅床幃。憂愁不能寐,攬衣起徘徊。客行雖云樂,不如早旋歸。出戶獨彷徨,愁思當告誰。引領還入房,淚下沾裳衣。
  • 1:26:35 39.
    index 3
  • 1:30:42 40.
    3). 評文章以氣為主,由內在之才氣,發於外之辭氣,為後世評文以氣為論之先。 原文:文以氣為主;氣之清濁有體,不可力強而致。譬諸音樂,曲度雖均,節奏同檢;至於引氣不齊,巧拙有素,雖在父兄,不能以移子弟。
  • 1:33:50 41.
    四、曹植 (一)、生平:參課本。 (二)、詩歌特色1. 其詩歌以黃初元年(西元220)為界,分為前後二期。前期生活自由舒適,放蕩任性,取材以「憐風月,狎池苑,述恩榮,敘酣宴」為主,外形則精工華麗,詞采奕奕。後期感慨遂深,沈鬱悲婉。2. 用力於麗辭駢句,上變古詩十九首詩風,下開太康詩風:  秋蘭被長坂,朱華冒綠池。  凝霜依玉除,清風飄飛閣。
  • 1:43:33 42.
    3. 〈七哀〉 明月照高樓,流光正徘徊。 上有愁思婦,悲嘆有餘哀。 借問嘆者誰,言是宕子妻。 君行踰十年,孤妾常獨棲。 君若清路塵,妾若濁水泥。 浮沉各異勢,會合何時諧。 願為西南風,長逝入君懷。 君懷良不開,賤妾當何依?
  • 1:43:48 43.
    4. 〈公讌詩〉 (請算算看有多少對句?) 公子敬愛客,終宴不知疲。 清夜遊西園,飛蓋相追隨。 明月澄清影,列宿正參差。 秋蘭被長坂,朱華冒綠池。 潛魚躍清波,好鳥鳴高枝。 神飇接丹轂,輕輦隨風移。 飄颻放志意,千秋長若斯。
  • 1:43:50 44.
    3. 〈七哀〉 明月照高樓,流光正徘徊。 上有愁思婦,悲嘆有餘哀。 借問嘆者誰,言是宕子妻。 君行踰十年,孤妾常獨棲。 君若清路塵,妾若濁水泥。 浮沉各異勢,會合何時諧。 願為西南風,長逝入君懷。 君懷良不開,賤妾當何依?
  • 1:47:47 45.
    4. 〈公讌詩〉 (請算算看有多少對句?) 公子敬愛客,終宴不知疲。 清夜遊西園,飛蓋相追隨。 明月澄清影,列宿正參差。 秋蘭被長坂,朱華冒綠池。 潛魚躍清波,好鳥鳴高枝。 神飇接丹轂,輕輦隨風移。 飄颻放志意,千秋長若斯。
  • 1:53:52 46.
    4. 〈公讌詩〉 公子敬愛客,終宴不知疲。 清夜遊西園,飛蓋相追隨。 明月澄清影,列宿正參差。 秋蘭被長坂,朱華冒綠池。 潛魚躍清波,好鳥鳴高枝。 神飇接丹轂,輕輦隨風移。 飄颻放志意,千秋長若斯。
  • 1:54:07 47.
    ** after 魏代文學.ppt
  • 1:54:24 48.
    4. 〈公讌詩〉 公子敬愛客,終宴不知疲。 清夜遊西園,飛蓋相追隨。 明月澄清影,列宿正參差。 秋蘭被長坂,朱華冒綠池。 潛魚躍清波,好鳥鳴高枝。 神飇接丹轂,輕輦隨風移。 飄颻放志意,千秋長若斯。
  • 1:55:07 49.
    5. 〈吁嗟篇〉  (請算算看有多少對句?) 吁嗟此轉蓬,居世何獨然! 長去本根逝,宿夜無休閒。 東西經七陌,南北越九阡。 卒遇回風起,吹我入雲間。 自謂終天路,忽然下沉淵。 驚飆接我出,故歸彼中田? 當南而更北,謂東而反西。 宕宕當何依?忽亡而復存。 飄颻周八澤,連翩歷五山。 流轉無恆處,誰知吾苦艱? 願為中林草,秋隨野火燔。 糜滅豈不痛?願與株荄連!
  • 2:00:54 50.
    5. 〈吁嗟篇〉 吁嗟此轉蓬,居世何獨然! 長去本根逝,宿夜無休閒。 東西經七陌,南北越九阡。 卒遇回風起,吹我入雲間。 自謂終天路,忽然下沉淵。 驚飆接我出,故歸彼中田? 當南而更北,謂東而反西。 宕宕當何依?忽亡而復存。 飄颻周八澤,連翩歷五山。 流轉無恆處,誰知吾苦艱? 願為中林草,秋隨野火燔。 糜滅豈不痛?願與株荄連!
  • 2:02:00 51.
    6. 鍾嶸《詩品》列為上品,說他:「骨氣奇高,辭彩華茂,情兼雅怨,體被文質。」1). 細膩描寫與強烈感情的和諧結合。2). 重視意象營構。3). 結構嚴密,長詩尤為明顯,  如〈賦白馬王彪〉。  詩之發端亦極重視,  如〈七哀詩〉。
  • 2:02:01 52.
    5. 〈吁嗟篇〉 吁嗟此轉蓬,居世何獨然! 長去本根逝,宿夜無休閒。 東西經七陌,南北越九阡。 卒遇回風起,吹我入雲間。 自謂終天路,忽然下沉淵。 驚飆接我出,故歸彼中田? 當南而更北,謂東而反西。 宕宕當何依?忽亡而復存。 飄颻周八澤,連翩歷五山。 流轉無恆處,誰知吾苦艱? 願為中林草,秋隨野火燔。 糜滅豈不痛?願與株荄連!
  • 2:02:15 53.
    6. 鍾嶸《詩品》列為上品,說他:「骨氣奇高,辭彩華茂,情兼雅怨,體被文質。」1). 細膩描寫與強烈感情的和諧結合。2). 重視意象營構。3). 結構嚴密,長詩尤為明顯,  如〈賦白馬王彪〉。  詩之發端亦極重視,  如〈七哀詩〉。
  • 2:02:17 54.
    (三)、其它文類〈洛神賦〉:  透過人神相遇而不能交接的無盡愁怨,表現出對完美事物可望而不可及的感懷,並以前所未有的細致筆法,生動刻劃神女形態。
  • 2:02:18 55.
    6. 鍾嶸《詩品》列為上品,說他:「骨氣奇高,辭彩華茂,情兼雅怨,體被文質。」1). 細膩描寫與強烈感情的和諧結合。2). 重視意象營構。3). 結構嚴密,長詩尤為明顯,  如〈賦白馬王彪〉。  詩之發端亦極重視,  如〈七哀詩〉。
  • 2:03:55 56.
    5. 〈吁嗟篇〉 吁嗟此轉蓬,居世何獨然! 長去本根逝,宿夜無休閒。 東西經七陌,南北越九阡。 卒遇回風起,吹我入雲間。 自謂終天路,忽然下沉淵。 驚飆接我出,故歸彼中田? 當南而更北,謂東而反西。 宕宕當何依?忽亡而復存。 飄颻周八澤,連翩歷五山。 流轉無恆處,誰知吾苦艱? 願為中林草,秋隨野火燔。 糜滅豈不痛?願與株荄連!
  • 2:03:55 57.
    5. 〈吁嗟篇〉  (請算算看有多少對句?) 吁嗟此轉蓬,居世何獨然! 長去本根逝,宿夜無休閒。 東西經七陌,南北越九阡。 卒遇回風起,吹我入雲間。 自謂終天路,忽然下沉淵。 驚飆接我出,故歸彼中田? 當南而更北,謂東而反西。 宕宕當何依?忽亡而復存。 飄颻周八澤,連翩歷五山。 流轉無恆處,誰知吾苦艱? 願為中林草,秋隨野火燔。 糜滅豈不痛?願與株荄連!
  • 2:03:56 58.
    4. 〈公讌詩〉 公子敬愛客,終宴不知疲。 清夜遊西園,飛蓋相追隨。 明月澄清影,列宿正參差。 秋蘭被長坂,朱華冒綠池。 潛魚躍清波,好鳥鳴高枝。 神飇接丹轂,輕輦隨風移。 飄颻放志意,千秋長若斯。
  • 2:03:57 59.
    4. 〈公讌詩〉 (請算算看有多少對句?) 公子敬愛客,終宴不知疲。 清夜遊西園,飛蓋相追隨。 明月澄清影,列宿正參差。 秋蘭被長坂,朱華冒綠池。 潛魚躍清波,好鳥鳴高枝。 神飇接丹轂,輕輦隨風移。 飄颻放志意,千秋長若斯。
  • 2:03:58 60.
    3. 〈七哀〉 明月照高樓,流光正徘徊。 上有愁思婦,悲嘆有餘哀。 借問嘆者誰,言是宕子妻。 君行踰十年,孤妾常獨棲。 君若清路塵,妾若濁水泥。 浮沉各異勢,會合何時諧。 願為西南風,長逝入君懷。 君懷良不開,賤妾當何依?
  • 2:04:05 61.
    4. 〈公讌詩〉 (請算算看有多少對句?) 公子敬愛客,終宴不知疲。 清夜遊西園,飛蓋相追隨。 明月澄清影,列宿正參差。 秋蘭被長坂,朱華冒綠池。 潛魚躍清波,好鳥鳴高枝。 神飇接丹轂,輕輦隨風移。 飄颻放志意,千秋長若斯。
  • 2:04:05 62.
    4. 〈公讌詩〉 公子敬愛客,終宴不知疲。 清夜遊西園,飛蓋相追隨。 明月澄清影,列宿正參差。 秋蘭被長坂,朱華冒綠池。 潛魚躍清波,好鳥鳴高枝。 神飇接丹轂,輕輦隨風移。 飄颻放志意,千秋長若斯。
  • 2:04:06 63.
    5. 〈吁嗟篇〉  (請算算看有多少對句?) 吁嗟此轉蓬,居世何獨然! 長去本根逝,宿夜無休閒。 東西經七陌,南北越九阡。 卒遇回風起,吹我入雲間。 自謂終天路,忽然下沉淵。 驚飆接我出,故歸彼中田? 當南而更北,謂東而反西。 宕宕當何依?忽亡而復存。 飄颻周八澤,連翩歷五山。 流轉無恆處,誰知吾苦艱? 願為中林草,秋隨野火燔。 糜滅豈不痛?願與株荄連!
  • 2:04:07 64.
    5. 〈吁嗟篇〉 吁嗟此轉蓬,居世何獨然! 長去本根逝,宿夜無休閒。 東西經七陌,南北越九阡。 卒遇回風起,吹我入雲間。 自謂終天路,忽然下沉淵。 驚飆接我出,故歸彼中田? 當南而更北,謂東而反西。 宕宕當何依?忽亡而復存。 飄颻周八澤,連翩歷五山。 流轉無恆處,誰知吾苦艱? 願為中林草,秋隨野火燔。 糜滅豈不痛?願與株荄連!
  • 2:04:07 65.
    6. 鍾嶸《詩品》列為上品,說他:「骨氣奇高,辭彩華茂,情兼雅怨,體被文質。」1). 細膩描寫與強烈感情的和諧結合。2). 重視意象營構。3). 結構嚴密,長詩尤為明顯,  如〈賦白馬王彪〉。  詩之發端亦極重視,  如〈七哀詩〉。
  • 2:04:59 66.
    (三)、其它文類〈洛神賦〉:  透過人神相遇而不能交接的無盡愁怨,表現出對完美事物可望而不可及的感懷,並以前所未有的細致筆法,生動刻劃神女形態。
  • 2:05:00 67.
    〈洛神賦〉:其形也,翩若驚鴻,婉若遊龍。榮曜秋菊,華茂春松。彷彿兮若輕雲之蔽月,飄飄兮若流風之回雪。遠而望之,皎若太陽升朝霞;迫而察之,灼若芙蕖出淥波。
  • 2:05:00 68.
    (四)、曹丕、曹植相較晉、宋以來文人多抑丕揚植。如:
  • 2:05:01 69.
    2. 劉勰《文心雕龍.才略》:「魏文之才,洋洋清綺。舊談抑之,謂去植千里,然子建思捷而才俊,詩麗而表逸;子桓慮詳而力緩,故不競于先鳴。 而樂府清越,《典論》辯要,迭用短長,亦無懵焉。 但俗情抑揚,雷同一響,遂令文帝以位尊減才,思王以勢窘益價,未為篤論也。」
  • 2:05:02 70.
    (四)、曹丕、曹植相較晉、宋以來文人多抑丕揚植。如:
  • 2:05:02 71.
    〈洛神賦〉:其形也,翩若驚鴻,婉若遊龍。榮曜秋菊,華茂春松。彷彿兮若輕雲之蔽月,飄飄兮若流風之回雪。遠而望之,皎若太陽升朝霞;迫而察之,灼若芙蕖出淥波。
  • 2:05:02 72.
    (三)、其它文類〈洛神賦〉:  透過人神相遇而不能交接的無盡愁怨,表現出對完美事物可望而不可及的感懷,並以前所未有的細致筆法,生動刻劃神女形態。
  • 2:05:03 73.
    6. 鍾嶸《詩品》列為上品,說他:「骨氣奇高,辭彩華茂,情兼雅怨,體被文質。」1). 細膩描寫與強烈感情的和諧結合。2). 重視意象營構。3). 結構嚴密,長詩尤為明顯,  如〈賦白馬王彪〉。  詩之發端亦極重視,  如〈七哀詩〉。
  • Index
  • Notes
  • Comment
  • Fullscreen
文學史1130226
Duration: 2:05:47, Browse: 212, Last Updated: 2024-02-26
    • 00:00 1.
      index 1
    • 03:14 2.
      四、人生態度:  1. 保家存身、身名俱泰為人生目標  2. 通脫狂放與持禮謹嚴並行五、個人意識的初步覺醒與文學的自覺:  1. 脫離政教束縛  2. 肯定人的情感與文學本身
    • 03:16 3.
      第九講 魏代文學
    • 03:17 4.
      四、人生態度:  1. 保家存身、身名俱泰為人生目標  2. 通脫狂放與持禮謹嚴並行五、個人意識的初步覺醒與文學的自覺:  1. 脫離政教束縛  2. 肯定人的情感與文學本身
    • 03:17 5.
    • 13:18 6.
      四、人生態度:  1. 保家存身、身名俱泰為人生目標  2. 通脫狂放與持禮謹嚴並行五、個人意識的初步覺醒與文學的自覺:  1. 脫離政教束縛  2. 肯定人的情感與文學本身
    • 19:02 7.
      第九講 魏代文學
    • 19:04 8.
      壹、建安風骨一、建安詩歌興盛原因及特色(一)、時間 1. 建安(196-219)為東漢末代皇帝獻帝年號,約24年。 2. 「建安文學」:通常指漢末及曹魏文學,通常由「黃巾之亂」算起,至魏明帝景初末年(239)為止,約50年左右。 3. 經常被歸為魏代文學。
    • 20:05 9.
      (二)、代表作家:三曹、七子、蔡琰 1. 三曹: 2. 七子: 3. 蔡琰(三)、文學特色 1. 「文學自覺」之時代:尚情好藻,「以情  緯文,以文披質」。 2. 文學形式多樣發展,詩歌、辭賦、雜文均  有佳篇,然以詩歌發展最輝煌。
    • 20:26 10.
      (二)、代表作家:三曹、七子、蔡琰 1. 三曹:曹操、曹丕、曹植 2. 七子: 3. 蔡琰(三)、文學特色 1. 「文學自覺」之時代:尚情好藻,「以情  緯文,以文披質」。 2. 文學形式多樣發展,詩歌、辭賦、雜文均  有佳篇,然以詩歌發展最輝煌。
    • 21:02 11.
      (二)、代表作家:三曹、七子、蔡琰 1. 三曹:曹操、曹丕、曹植 2. 七子:孔融、王粲、劉楨、徐幹、陳琳、     應瑒、阮瑀 3. 蔡琰(三)、文學特色 1. 「文學自覺」之時代:尚情好藻,「以情  緯文,以文披質」。 2. 文學形式多樣發展,詩歌、辭賦、雜文均  有佳篇,然以詩歌發展最輝煌。
    • 26:05 12.
      (四)、詩歌特色1. 詩體:樂府詩與五言詩齊頭並進,勇於嘗試其它新形式 1). 樂府詩:採樂府舊題作新辭,新辭內容多與原作無關,形式多較整齊,篇幅亦增長。 2). 五言詩:以五言詩為主要詩體,其創作多活潑生動,顯受樂府影響。 3). 新形式詩體:有六言詩之創作,七言詩之成立
    • 28:33 13.
      2. 題材:寫實詩與浪漫題材平分秋色     或反映漢末社會動亂,     或抒發個人建功立業渴望,     或記述遊宴,吟詠情性。 3. 風格:發揚顯露,麗句滋多,     顯露文士化特徵。     詩人個性、人格顯現,     形成各家詩歌之獨特風格。
    • 32:08 14.
      (五)、建安風骨「建安風骨」:建安詩歌時代總體風格。     初唐改革派力圖恢復的文學理想。2. 「風骨」原出於劉勰《文心雕龍.風骨》,  指文情生動感人,文辭剛健有力的風格。3. 鍾嶸《詩品.序》提出「建安風力」: 「永嘉時,貴黃老,稍尚虛談,於時篇什,理過其辭,淡乎寡味。爰及江表, 微波尚傳。孫綽、許詢、桓、庾諸公詩, 皆平典似道德論,建安風力盡矣!」
    • 38:02 15.
      4. 初唐.陳子昂〈修竹篇序〉: 「文章道弊,五百年矣。漢魏風骨,晉、宋莫傳。」5. 宋.嚴羽《滄浪詩話.詩評》: 「黃初(魏文年號)之後,惟阮籍〈詠懷〉之作,極為高古,有建安風骨。」
    • 39:19 16.
      6.「建安風骨」指建安詩歌整體表現:  剛健有力的審美趣味  作品內涵流露慷慨多氣的精神風貌。7.其慷慨多氣、悲哀蒼涼的抒情格調源於:  時代憂患動亂的深切感慨  人生如朝露的生命體會  意欲建功立業,以追求不朽的抱負和理想。8.曹氏父子、文人群體遊宴, 即席賦詩,各自逞才, 故重視辭藻,形成華美清麗的文風。
    • 42:18 17.
      Slide 13
    • 42:19 18.
      6.「建安風骨」指建安詩歌整體表現:  剛健有力的審美趣味  作品內涵流露慷慨多氣的精神風貌。7.其慷慨多氣、悲哀蒼涼的抒情格調源於:  時代憂患動亂的深切感慨  人生如朝露的生命體會  意欲建功立業,以追求不朽的抱負和理想。8.曹氏父子、文人群體遊宴, 即席賦詩,各自逞才, 故重視辭藻,形成華美清麗的文風。
    • 42:34 19.
      index 2
    • 43:09 20.
      曹丕〈燕歌行〉秋風蕭瑟天氣涼,草木搖落露為霜。群燕辭歸雁南翔,念君客遊多思腸。慊慊思歸戀故鄉,何為淹留寄他方?賤妾煢煢守空房,憂來思君不敢忘。不覺淚下沾衣裳。援琴鳴絃發清商,短歌微吟不能長。明月皎皎照我床,星漢西流夜未央。牽牛織女遙相望,爾獨何辜限河梁?
    • 43:52 21.
      比較:古詩十九首《明月何皎皎》  明月何皎皎,照我羅床緯。 憂愁不能寐,攬衣起徘徊。 客行雖云樂,不如早旋歸。 出戶獨彷徨,愁思當告誰! 引領還入房,淚下沾裳衣。
    • 43:58 22.
      曹丕〈燕歌行〉秋風蕭瑟天氣涼,草木搖落露為霜。群燕辭歸雁南翔,念君客遊多思腸。慊慊思歸戀故鄉,何為淹留寄他方?賤妾煢煢守空房,憂來思君不敢忘。不覺淚下沾衣裳。援琴鳴絃發清商,短歌微吟不能長。明月皎皎照我床,星漢西流夜未央。牽牛織女遙相望,爾獨何辜限河梁?
    • 44:04 23.
      比較:古詩十九首《明月何皎皎》  明月何皎皎,照我羅床緯。 憂愁不能寐,攬衣起徘徊。 客行雖云樂,不如早旋歸。 出戶獨彷徨,愁思當告誰! 引領還入房,淚下沾裳衣。
    • 44:05 24.
      二、曹操 (一)、生平:參課本。 (二)、詩歌特色存詩二十三首,全屬樂府,  四言居多,五言次之。2. 四言詩乃「於三百篇外自開奇響」。3. 風格:「古直」、「悲涼」、「沈雄俊爽,時露霸氣」。其詩沈雄蒼涼,直言暢論,不假雕琢,文辭卻能自然錯落有致,意境高壯。屬陽剛派詩人。4. 鍾嶸《詩品》列入下品,後人或以為不公,如王士禎即以為宜入上品。
    • 48:17 25.
      5. 〈短歌行〉 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?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。 慨當以慷,憂思難忘。何以解憂?唯有杜康。 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但為君故,沈吟至今。 呦呦鹿鳴,食野之苹。我有嘉賓,鼓瑟吹笙。 明明如月,何時可掇?憂從中來,不可斷絕。 越陌度阡,枉用相存。契闊談讌,心念舊恩。 月明星稀,烏鵲南飛,繞樹三匝,何枝可依? 山不厭高,海不厭深。周公吐哺,天下歸心。
    • 1:01:33 26.
      〈步出夏門行〉第四章〈龜雖壽〉
    • 1:06:32 27.
      三、曹丕 (一)、生平:參課本。 (二)、詩歌特色1. 樂府與古詩各半。氣勢弱於曹操,情韻過之,抒情寫景,均細緻婉約。2. 更具詩人多愁善感之天賦,雜詩類的作品風格接近古詩十九首,《詩品》列入中品。3. 〈燕歌行〉二首,代表七言詩之成立。
    • 1:09:54 28.
      4. 〈雜詩〉漫漫秋夜長,烈烈北風涼。展轉不能寐,披衣起彷徨。彷徨忽已久,白露沾我裳。俯視清水波,仰看明月光。天漢迴西流,三五正縱橫。草蟲鳴何悲,孤雁獨南翔。鬱鬱多悲思,綿綿思故鄉。願飛安得翼,欲濟河無梁。向風長嘆息,斷絕我中腸。
    • 1:09:56 29.
      比對古詩十九首〈明月何皎皎〉明月何皎皎,照我羅床幃。憂愁不能寐,攬衣起徘徊。客行雖云樂,不如早旋歸。出戶獨彷徨,愁思當告誰。引領還入房,淚下沾裳衣。
    • 1:09:58 30.
      4. 〈雜詩〉漫漫秋夜長,烈烈北風涼。展轉不能寐,披衣起彷徨。彷徨忽已久,白露沾我裳。俯視清水波,仰看明月光。天漢迴西流,三五正縱橫。草蟲鳴何悲,孤雁獨南翔。鬱鬱多悲思,綿綿思故鄉。願飛安得翼,欲濟河無梁。向風長嘆息,斷絕我中腸。
    • 1:18:45 31.
      比對古詩十九首〈明月何皎皎〉明月何皎皎,照我羅床幃。憂愁不能寐,攬衣起徘徊。客行雖云樂,不如早旋歸。出戶獨彷徨,愁思當告誰。引領還入房,淚下沾裳衣。
    • 1:19:42 32.
      4. 〈雜詩〉漫漫秋夜長,烈烈北風涼。展轉不能寐,披衣起彷徨。彷徨忽已久,白露沾我裳。俯視清水波,仰看明月光。天漢迴西流,三五正縱橫。草蟲鳴何悲,孤雁獨南翔。鬱鬱多悲思,綿綿思故鄉。願飛安得翼,欲濟河無梁。向風長嘆息,斷絕我中腸。
    • 1:19:47 33.
      比對古詩十九首〈明月何皎皎〉明月何皎皎,照我羅床幃。憂愁不能寐,攬衣起徘徊。客行雖云樂,不如早旋歸。出戶獨彷徨,愁思當告誰。引領還入房,淚下沾裳衣。
    • 1:20:58 34.
      (三)、其它作品1. 書信如〈與吳質書〉、〈與朝歌令吳質書〉,情感深切,充滿對生命無常的感歎,對過往美好回憶的懷念。2. 《典論.論文》開創中國文學批評之先聲。 1). 重視文學,以為乃「經國之大業,不朽之盛 事」。 2). 分文學為四科,認為文學應分體發展,對後世純文學日益抬頭有影響。「詩賦欲麗」即意味純文學應講究修辭。 原文:蓋奏議宜雅,書論宜理,銘誄尚實,詩賦欲麗。
    • 1:20:59 35.
      比對古詩十九首〈明月何皎皎〉明月何皎皎,照我羅床幃。憂愁不能寐,攬衣起徘徊。客行雖云樂,不如早旋歸。出戶獨彷徨,愁思當告誰。引領還入房,淚下沾裳衣。
    • 1:21:05 36.
      4. 〈雜詩〉漫漫秋夜長,烈烈北風涼。展轉不能寐,披衣起彷徨。彷徨忽已久,白露沾我裳。俯視清水波,仰看明月光。天漢迴西流,三五正縱橫。草蟲鳴何悲,孤雁獨南翔。鬱鬱多悲思,綿綿思故鄉。願飛安得翼,欲濟河無梁。向風長嘆息,斷絕我中腸。
    • 1:21:15 37.
      ** after 魏代文學.ppt
    • 1:24:12 38.
      古詩十九首〈明月何皎皎〉明月何皎皎,照我羅床幃。憂愁不能寐,攬衣起徘徊。客行雖云樂,不如早旋歸。出戶獨彷徨,愁思當告誰。引領還入房,淚下沾裳衣。
    • 1:26:35 39.
      index 3
    • 1:30:42 40.
      3). 評文章以氣為主,由內在之才氣,發於外之辭氣,為後世評文以氣為論之先。 原文:文以氣為主;氣之清濁有體,不可力強而致。譬諸音樂,曲度雖均,節奏同檢;至於引氣不齊,巧拙有素,雖在父兄,不能以移子弟。
    • 1:33:50 41.
      四、曹植 (一)、生平:參課本。 (二)、詩歌特色1. 其詩歌以黃初元年(西元220)為界,分為前後二期。前期生活自由舒適,放蕩任性,取材以「憐風月,狎池苑,述恩榮,敘酣宴」為主,外形則精工華麗,詞采奕奕。後期感慨遂深,沈鬱悲婉。2. 用力於麗辭駢句,上變古詩十九首詩風,下開太康詩風:  秋蘭被長坂,朱華冒綠池。  凝霜依玉除,清風飄飛閣。
    • 1:43:33 42.
      3. 〈七哀〉 明月照高樓,流光正徘徊。 上有愁思婦,悲嘆有餘哀。 借問嘆者誰,言是宕子妻。 君行踰十年,孤妾常獨棲。 君若清路塵,妾若濁水泥。 浮沉各異勢,會合何時諧。 願為西南風,長逝入君懷。 君懷良不開,賤妾當何依?
    • 1:43:48 43.
      4. 〈公讌詩〉 (請算算看有多少對句?) 公子敬愛客,終宴不知疲。 清夜遊西園,飛蓋相追隨。 明月澄清影,列宿正參差。 秋蘭被長坂,朱華冒綠池。 潛魚躍清波,好鳥鳴高枝。 神飇接丹轂,輕輦隨風移。 飄颻放志意,千秋長若斯。
    • 1:43:50 44.
      3. 〈七哀〉 明月照高樓,流光正徘徊。 上有愁思婦,悲嘆有餘哀。 借問嘆者誰,言是宕子妻。 君行踰十年,孤妾常獨棲。 君若清路塵,妾若濁水泥。 浮沉各異勢,會合何時諧。 願為西南風,長逝入君懷。 君懷良不開,賤妾當何依?
    • 1:47:47 45.
      4. 〈公讌詩〉 (請算算看有多少對句?) 公子敬愛客,終宴不知疲。 清夜遊西園,飛蓋相追隨。 明月澄清影,列宿正參差。 秋蘭被長坂,朱華冒綠池。 潛魚躍清波,好鳥鳴高枝。 神飇接丹轂,輕輦隨風移。 飄颻放志意,千秋長若斯。
    • 1:53:52 46.
      4. 〈公讌詩〉 公子敬愛客,終宴不知疲。 清夜遊西園,飛蓋相追隨。 明月澄清影,列宿正參差。 秋蘭被長坂,朱華冒綠池。 潛魚躍清波,好鳥鳴高枝。 神飇接丹轂,輕輦隨風移。 飄颻放志意,千秋長若斯。
    • 1:54:07 47.
      ** after 魏代文學.ppt
    • 1:54:24 48.
      4. 〈公讌詩〉 公子敬愛客,終宴不知疲。 清夜遊西園,飛蓋相追隨。 明月澄清影,列宿正參差。 秋蘭被長坂,朱華冒綠池。 潛魚躍清波,好鳥鳴高枝。 神飇接丹轂,輕輦隨風移。 飄颻放志意,千秋長若斯。
    • 1:55:07 49.
      5. 〈吁嗟篇〉  (請算算看有多少對句?) 吁嗟此轉蓬,居世何獨然! 長去本根逝,宿夜無休閒。 東西經七陌,南北越九阡。 卒遇回風起,吹我入雲間。 自謂終天路,忽然下沉淵。 驚飆接我出,故歸彼中田? 當南而更北,謂東而反西。 宕宕當何依?忽亡而復存。 飄颻周八澤,連翩歷五山。 流轉無恆處,誰知吾苦艱? 願為中林草,秋隨野火燔。 糜滅豈不痛?願與株荄連!
    • 2:00:54 50.
      5. 〈吁嗟篇〉 吁嗟此轉蓬,居世何獨然! 長去本根逝,宿夜無休閒。 東西經七陌,南北越九阡。 卒遇回風起,吹我入雲間。 自謂終天路,忽然下沉淵。 驚飆接我出,故歸彼中田? 當南而更北,謂東而反西。 宕宕當何依?忽亡而復存。 飄颻周八澤,連翩歷五山。 流轉無恆處,誰知吾苦艱? 願為中林草,秋隨野火燔。 糜滅豈不痛?願與株荄連!
    • 2:02:00 51.
      6. 鍾嶸《詩品》列為上品,說他:「骨氣奇高,辭彩華茂,情兼雅怨,體被文質。」1). 細膩描寫與強烈感情的和諧結合。2). 重視意象營構。3). 結構嚴密,長詩尤為明顯,  如〈賦白馬王彪〉。  詩之發端亦極重視,  如〈七哀詩〉。
    • 2:02:01 52.
      5. 〈吁嗟篇〉 吁嗟此轉蓬,居世何獨然! 長去本根逝,宿夜無休閒。 東西經七陌,南北越九阡。 卒遇回風起,吹我入雲間。 自謂終天路,忽然下沉淵。 驚飆接我出,故歸彼中田? 當南而更北,謂東而反西。 宕宕當何依?忽亡而復存。 飄颻周八澤,連翩歷五山。 流轉無恆處,誰知吾苦艱? 願為中林草,秋隨野火燔。 糜滅豈不痛?願與株荄連!
    • 2:02:15 53.
      6. 鍾嶸《詩品》列為上品,說他:「骨氣奇高,辭彩華茂,情兼雅怨,體被文質。」1). 細膩描寫與強烈感情的和諧結合。2). 重視意象營構。3). 結構嚴密,長詩尤為明顯,  如〈賦白馬王彪〉。  詩之發端亦極重視,  如〈七哀詩〉。
    • 2:02:17 54.
      (三)、其它文類〈洛神賦〉:  透過人神相遇而不能交接的無盡愁怨,表現出對完美事物可望而不可及的感懷,並以前所未有的細致筆法,生動刻劃神女形態。
    • 2:02:18 55.
      6. 鍾嶸《詩品》列為上品,說他:「骨氣奇高,辭彩華茂,情兼雅怨,體被文質。」1). 細膩描寫與強烈感情的和諧結合。2). 重視意象營構。3). 結構嚴密,長詩尤為明顯,  如〈賦白馬王彪〉。  詩之發端亦極重視,  如〈七哀詩〉。
    • 2:03:55 56.
      5. 〈吁嗟篇〉 吁嗟此轉蓬,居世何獨然! 長去本根逝,宿夜無休閒。 東西經七陌,南北越九阡。 卒遇回風起,吹我入雲間。 自謂終天路,忽然下沉淵。 驚飆接我出,故歸彼中田? 當南而更北,謂東而反西。 宕宕當何依?忽亡而復存。 飄颻周八澤,連翩歷五山。 流轉無恆處,誰知吾苦艱? 願為中林草,秋隨野火燔。 糜滅豈不痛?願與株荄連!
    • 2:03:55 57.
      5. 〈吁嗟篇〉  (請算算看有多少對句?) 吁嗟此轉蓬,居世何獨然! 長去本根逝,宿夜無休閒。 東西經七陌,南北越九阡。 卒遇回風起,吹我入雲間。 自謂終天路,忽然下沉淵。 驚飆接我出,故歸彼中田? 當南而更北,謂東而反西。 宕宕當何依?忽亡而復存。 飄颻周八澤,連翩歷五山。 流轉無恆處,誰知吾苦艱? 願為中林草,秋隨野火燔。 糜滅豈不痛?願與株荄連!
    • 2:03:56 58.
      4. 〈公讌詩〉 公子敬愛客,終宴不知疲。 清夜遊西園,飛蓋相追隨。 明月澄清影,列宿正參差。 秋蘭被長坂,朱華冒綠池。 潛魚躍清波,好鳥鳴高枝。 神飇接丹轂,輕輦隨風移。 飄颻放志意,千秋長若斯。
    • 2:03:57 59.
      4. 〈公讌詩〉 (請算算看有多少對句?) 公子敬愛客,終宴不知疲。 清夜遊西園,飛蓋相追隨。 明月澄清影,列宿正參差。 秋蘭被長坂,朱華冒綠池。 潛魚躍清波,好鳥鳴高枝。 神飇接丹轂,輕輦隨風移。 飄颻放志意,千秋長若斯。
    • 2:03:58 60.
      3. 〈七哀〉 明月照高樓,流光正徘徊。 上有愁思婦,悲嘆有餘哀。 借問嘆者誰,言是宕子妻。 君行踰十年,孤妾常獨棲。 君若清路塵,妾若濁水泥。 浮沉各異勢,會合何時諧。 願為西南風,長逝入君懷。 君懷良不開,賤妾當何依?
    • 2:04:05 61.
      4. 〈公讌詩〉 (請算算看有多少對句?) 公子敬愛客,終宴不知疲。 清夜遊西園,飛蓋相追隨。 明月澄清影,列宿正參差。 秋蘭被長坂,朱華冒綠池。 潛魚躍清波,好鳥鳴高枝。 神飇接丹轂,輕輦隨風移。 飄颻放志意,千秋長若斯。
    • 2:04:05 62.
      4. 〈公讌詩〉 公子敬愛客,終宴不知疲。 清夜遊西園,飛蓋相追隨。 明月澄清影,列宿正參差。 秋蘭被長坂,朱華冒綠池。 潛魚躍清波,好鳥鳴高枝。 神飇接丹轂,輕輦隨風移。 飄颻放志意,千秋長若斯。
    • 2:04:06 63.
      5. 〈吁嗟篇〉  (請算算看有多少對句?) 吁嗟此轉蓬,居世何獨然! 長去本根逝,宿夜無休閒。 東西經七陌,南北越九阡。 卒遇回風起,吹我入雲間。 自謂終天路,忽然下沉淵。 驚飆接我出,故歸彼中田? 當南而更北,謂東而反西。 宕宕當何依?忽亡而復存。 飄颻周八澤,連翩歷五山。 流轉無恆處,誰知吾苦艱? 願為中林草,秋隨野火燔。 糜滅豈不痛?願與株荄連!
    • 2:04:07 64.
      5. 〈吁嗟篇〉 吁嗟此轉蓬,居世何獨然! 長去本根逝,宿夜無休閒。 東西經七陌,南北越九阡。 卒遇回風起,吹我入雲間。 自謂終天路,忽然下沉淵。 驚飆接我出,故歸彼中田? 當南而更北,謂東而反西。 宕宕當何依?忽亡而復存。 飄颻周八澤,連翩歷五山。 流轉無恆處,誰知吾苦艱? 願為中林草,秋隨野火燔。 糜滅豈不痛?願與株荄連!
    • 2:04:07 65.
      6. 鍾嶸《詩品》列為上品,說他:「骨氣奇高,辭彩華茂,情兼雅怨,體被文質。」1). 細膩描寫與強烈感情的和諧結合。2). 重視意象營構。3). 結構嚴密,長詩尤為明顯,  如〈賦白馬王彪〉。  詩之發端亦極重視,  如〈七哀詩〉。
    • 2:04:59 66.
      (三)、其它文類〈洛神賦〉:  透過人神相遇而不能交接的無盡愁怨,表現出對完美事物可望而不可及的感懷,並以前所未有的細致筆法,生動刻劃神女形態。
    • 2:05:00 67.
      〈洛神賦〉:其形也,翩若驚鴻,婉若遊龍。榮曜秋菊,華茂春松。彷彿兮若輕雲之蔽月,飄飄兮若流風之回雪。遠而望之,皎若太陽升朝霞;迫而察之,灼若芙蕖出淥波。
    • 2:05:00 68.
      (四)、曹丕、曹植相較晉、宋以來文人多抑丕揚植。如:
    • 2:05:01 69.
      2. 劉勰《文心雕龍.才略》:「魏文之才,洋洋清綺。舊談抑之,謂去植千里,然子建思捷而才俊,詩麗而表逸;子桓慮詳而力緩,故不競于先鳴。 而樂府清越,《典論》辯要,迭用短長,亦無懵焉。 但俗情抑揚,雷同一響,遂令文帝以位尊減才,思王以勢窘益價,未為篤論也。」
    • 2:05:02 70.
      (四)、曹丕、曹植相較晉、宋以來文人多抑丕揚植。如:
    • 2:05:02 71.
      〈洛神賦〉:其形也,翩若驚鴻,婉若遊龍。榮曜秋菊,華茂春松。彷彿兮若輕雲之蔽月,飄飄兮若流風之回雪。遠而望之,皎若太陽升朝霞;迫而察之,灼若芙蕖出淥波。
    • 2:05:02 72.
      (三)、其它文類〈洛神賦〉:  透過人神相遇而不能交接的無盡愁怨,表現出對完美事物可望而不可及的感懷,並以前所未有的細致筆法,生動刻劃神女形態。
    • 2:05:03 73.
      6. 鍾嶸《詩品》列為上品,說他:「骨氣奇高,辭彩華茂,情兼雅怨,體被文質。」1). 細膩描寫與強烈感情的和諧結合。2). 重視意象營構。3). 結構嚴密,長詩尤為明顯,  如〈賦白馬王彪〉。  詩之發端亦極重視,  如〈七哀詩〉。
    Location
    Folder name
    陳恬儀
    Author
    陳恬儀
    Branch
    powercam.fju.edu.tw (root)
    Created
    2024-02-26 21:23:36
    Last Updated
    2024-02-26 22:43:48
    Duration
    2:05:47
    More